新闻中心

快速通道FAST TRACK

行业新闻/NEWS

个税改革,房价会不会又要涨?

2019-02-07 09:19

最近有两个事情大家比较关注,一个是个税起征点从3500元上调至5000元,另一个是关于不动产联网的落地。

两件事情从字面上看是没有任何联系的。但是从本质上讲,实际上是中国房地产市场在改革历程上踏出最「实际」的一步。

之前曾做过比喻。

个税改革,房价会不会又要涨?

其实,上轮去库存就是人民对国家创业的一次赞助,而且这次赞助在房价飙升的情况下,力度被迫空前绝后。至少是年轻人掏空了家里的六个钱包,老年人也搭上了棺材板的钱。

地方政府用这些赞助,释放了之前的债务压力,搞了基建投资了产业。只要产业做起来,公司就能替代居民纳税,社会创富能力增强,就算是创业成功,迎来一荣俱荣的美好景象。

然而,这套理论天生又是很难行得通的。

因为居民买房,实际上是承接了政府的杠杆。肩上扛着高杠杆就像心中压着块石头,本想出去下顿馆子,一想到房贷还是算了吧,穿旧了的衣服准备换一身新的行头,一想到房贷还是算了吧…

于是,大部分普通人的生活被迫变得越来越简单,脑子里只剩下了两件情,房子和孩子。

没人出来花钱消费,市场经济活跃度趋弱,公司缺乏收入来源,自然产业也就发展不起来了。

所以说,用透支消费力的方法发展产业的方法是行不通的。

因为居民财富是有限的,既然选择让大家赞助国家发展事业,就一定会挤压社会居民的消费力。而产业要想长期健康发展,就必须要「藏富于民」。

藏富于民就是增加居民的可支配收入。方法有两种,一种是提高工资收入,另一种是减轻税负。

按目前情形来讲,整体提高工资收入这个太过复杂,和产业经济有关系,你总不能说随便让一个公司多给员工发些工资吧?老板肯定不干,资本家是要核算成本的。

所以,整体提升居民消费力唯一的方法就是减轻税负。下面讲一下最近比较火的个税改革。

2

为什么不上调至一万元?

从1980年个税法颁布到现在,历时38年,免征额度总共提升了5个档次。

1980年的的时候,免征额度是800元,而当年的全国人均月工资仅为64元。也就是说,那时的个人月收入远远低于个税起征点,能缴纳个人所得税的人屈指可数。换句话讲,当时需要缴个税的绝对是富豪。

个税起征点是为了保护中低收入群体的可支配收入的。那时候的表现非常具有前瞻性,可谓藏富于民。

但是到2006年的时候,个税起征点换了新的算法。就是用全国人均工资挂钩个税起征点。个税被上调至1600元,因为当时全国人均月工资为1530元。

其后就是08年上调至2000元,2011年上调到3500元至今。当然2011年的全国人均月工资也是相应的3538元。

从2011年之后起征点就没动过。但是7年以来,物价的飞涨,消费方式的改变,尤其房价的飙升已经让很多人被迫「中产化」。

尤其是在北京,月薪三万的小中产,在抛去五险一金和个税(4439元)之后也就剩下了2万多,再加上房贷、车贷、吃饭、交通、奶粉、幼儿园、培训班、人情往来等支出,几乎所剩无几。

所以7年时间,这次把额度调至5000元,上调幅度才1500元,让绝大多数纳税人难以理解。键盘侠在网上嚷嚷不断,但是如果你从宏观角度观察,你就能理解为什么是5000元,而不是你口中的1万元了。

数据现实,中国人口总共是13.9亿人,其中劳动力人口为9亿人,就业人口为7.76亿人,城镇就业人员为4.24亿人。

在这么多人口中,缴纳个税的仅有3000万人,而且集中于北上广深杭等一二线城市。

其实2011年之前,个税起征点还在2000元时,个税征收的覆盖面约为9000万人;

2011年,起征点从2000元调整到3500元之后,覆盖面从9000万人的时候缩减到2000多万人。这几年,随着收入水平提升,个税覆盖面才逐渐提升到3000多万人。

所以,每次提升免税额就会失去大量的税源。从侧面反应了,中国的中低收入人群的量级是无法想象的。

站在宏观角度讲,如果此次免税额度提升至一万,那就意味着除了一线城市的部分人口纳税之外,其他二三四线城市几乎全部割裂。

3

个税的bug

个人所得税是个高级词,每次媒体上出现,都会被众人拿出来讨论,因为关乎到工薪族的切身利益。

低收入群体认为免征起点太低,希望提高免征额;中间的认为税率太高,希望降低税率;有钱人则是想法设法逃税避税,不惜动用关系千方百计把公司开到荒郊野外的犄角旮旯里。